2019年06月19日 星期三

又是醉酒后死亡!人人都知道的悲剧为何不断上演?

最后一支多巴胺 掌上医讯


来源:最后一支多巴胺


深夜二十二点,120急救车送过来一位中年男性患者。

急救医生一边做着胸外按压一边将患者推进了急诊抢救室,而第一眼看见患者的模样后,我的内心便万念俱灰了。

因为从经验上来看,我眼前的这个患者已经不可能有任何奇迹发生了。

患者的头面部乌紫,同胸膛上裸露着的黄色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衣服和头发上的呕吐物以及全身散发着的让人恶心欲吐的酒精味都在提示着这位心跳呼吸停止的患者事发前有着醉酒的情况。

事实上,120急救医生胸外按压下的这位中年男性患者此时已经可以用一具尸体来定义了。

患者的瞳孔已经散大到边,没有任何对光反射,心音消失,心电图也已经呈现一条直线,甚至连室颤都没有出现一下。

对于绝大多数院外心跳呼吸骤停的患者来说,因为没有及时被发现判别,没有被及时进行持续有效的心肺复苏,所以极少有被复苏成功者,即使最后被送进了医院,也会因为错过了最佳的复苏时间而扼腕叹息了。

就像这位中年男性患者一样,二十分钟前被人发现“晕倒”在马路边的绿化带中,等到120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时发现已经意识丧失,心跳呼吸全无。

至于患者何时倒地不起,何时开始出现呕吐,又何时因为呕吐而窒息,却又不得而知了。

气管插管时,从患者的气管中涌出许多散发着酒精味的食物残渣。

胸外按压时,看着患者乌紫的面容和因为夹杂着呕吐物而湿漉漉的头发,有一个想法突然在我的心中冒出:“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是谁同他在一起喝酒?”。

起初因为要第一时间为患者进行气管插管、心肺复苏等抢救,所以我并没有注意到陪同患者前来的都是那些人。

直到所有抢救措施都已妥当之后,我才注意到抢救室门外竟然还有着一位据说是患者同事的中年男性。

这位同事告诉我:“晚上我们一起喝酒,大概只有半斤白酒”。

“那你是怎么发现的?”我以为是这位一起喝酒的同事发现了醉倒在马路绿化带中的患者。

没想到事情并不是这样的,这位同事是因为饮酒后不适自己来到医院输液。

也正是因此我才知道,从患者离开饭店到被送进医院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不管怎么样,既然是患者的同事,或许知道如何联系患者家属或者知道患者的手机密码。

让我失望的是,这位同事并不知道患者家属的联系方式。

让我悲凉的是,这位同事拿着患者的手机对着患者的面部进行面部识别,却屡次失败。

作为医者虽然我们不想放弃每一个患者、不想错过每一次有可能出现的奇迹,但不可否认的是院外心跳呼吸骤停的患者被送进医院后的心肺复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不过是宣布死亡前的一种仪式。

这种仪式带着患者的鲜血,带着医者的无奈。

这种仪式带着死者的悲哀,带着生者的哀怜。

因为生活中我们极度缺乏基础的医学常识,严重缺乏本应该必备的急救技能。没有人重视心肺复苏等急救技能,甚至没有能力去判断倒地的患者倒地只是晕厥还是已经出现了心跳呼吸停止。

大多数人对心肺复苏等急救技能缺乏的原因是没有渠道接触,更重要的原因是认为没有必要去学习。

于是,在面对突然倒地的患者之时,大多数人要么只能充当围观的看客,要么只是像鸵鸟一般视而不见,偶尔有一些热心的路人也只是会通过掐人中等手段来进行一些毫无意义却又浪费时间的急救。

因为大家都在想:反正我遇不到心跳呼吸骤停的人,就算遇到我也不敢去救,万一被讹怎么办?

可惜的是,却很少有人想:如果每一个都这么想,万一某天我们自己倒下了,该怎么办?

大约两年前,有一位从事电工的男性患者被送进了抢救室。

这位电工在户外作业时不幸触电倒地,当场出现心跳骤停!

幸运的是,正在工友们惊慌失措之际,有一位医务人员巧合路过,并且第一时间为患者进行了心肺复苏。

随即赶到的120急救人员又接力心肺复苏将患者第一时间送进了急诊抢救室,一番大抢救之后患者得以如同正常人一般康复出院。

对于这位电工来说,他是幸运的,因为其中任意一个抢救环节出现了耽误,那怕只是数分钟,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而他最应该感谢的便是那位巧合路过并且勇于出手的医务人员,否则如果错过了最佳的复苏时间,就算是神仙附身也难以存命。

可惜的是,我眼前这位因为醉酒呕吐而窒息的患者却没有那么幸运的。

最终患者的妻子赶到了医院,原本认为丈夫还在外面喝酒的她起初并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抢救室墙壁上的电子钟并没有停留在零点零五分,而是依旧不停的向前行走着。

当然,这无情的时间从来没有为任何人停留过。

撤下所有抢救设备后,刑侦人员取证过后,泪流满面的妻子还在拉着患者的手喃喃道:“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西藏玩吗?你还差我一条链子呢?你就这么不想回家了吗?”。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年多,但我始终不能忘记。

我不能忘记是因为患者乌紫的头面部,是因为患者妻子在抢救室里遗落下的泪水和死者被吓傻了迟迟不敢离开的同事。

我不能忘记是因为死者不能闭上的双目,是因为在这位患者之后还有许多类似的悲剧发生。

就在端午前夜,一位25岁的年轻男性患者发生了几乎一摸一样的悲剧。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这位25岁的年轻男性患者还没有妻子。甚至直到他被殡仪馆的大叔拉走,也没有一位亲人赶到医院。

我不知道他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在失去了儿子之后,会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我不知道被套上黑色头罩躺在殡仪馆之中的死者,会不会有悔不当初的在天之灵?

但,我知道有一些话是要告诫大家的:

1、饮酒不要过度,不要劝酒,更加不要强迫别人过量饮酒;

2、如果有同伴醉酒,一定要亲自交给他的家人;

3、照顾醉酒者首当其冲的便是时刻关注患者会不会出现呕吐呛咳乃至窒息的可能;

4、尽量学习心肺复苏等常用急救技能;

以上这些,对于大家来说或许都是毫无营养的废话。

但是,对于我这个急诊医生来说,却是一次又一次直面鲜血的悲哀洗礼。

关于心肺复苏,下面有一个视频,主讲者是贾大成老师,大家可以看一看。




@所有人,

这有20G免费医学资料只待你领取!


内容涉及:肿瘤年会文档、临床操作规范、中西医教材、中西医书籍、名校授课视频等资料。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关注后回复“20”领取资料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0条评论

    扫描体验

    手机版网站

    扫描关注

    健康榜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