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

当爱成为负担时,你会不会断舍离?

医声医事

以下文章来源于温柔医刀 ,作者春哥

温柔医刀
温柔医刀

温柔医刀,仁心常在!


我是一名胃肠肿瘤外科大夫,却没想到,会和妇科肿瘤这么紧密的交织在一起。妇科肿瘤和胃肠肿瘤,虽然同处于腹盆腔这个大空间,但由于分属不同的系统,在医学专科日益细分的今天,其界限越来越分明。就像两个相对独立的山头,分别由不同的老大负责。一旦跨越界线,就有逾越雷池破坏规矩涉嫌违法之虑。

 

经常与妇科肿瘤患者打交道是因为,大多数妇科肿瘤患者后期都会出现胃肠道状况,如梗阻,出血,穿孔,功能紊乱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在我经治的患者当中,基本上,每几个病人中,就有一例是妇科肿瘤患者。

 

在医生的眼里,每一个肿瘤患者都是可怜之人。他们在遭受疾病对身体折磨的同时,心理上还承受着担忧病情进展的巨大压力,就像背负着两座大山负重前行,在与病魔斗争中挣扎着求生存。而妇科肿瘤患者更是让人心生无限怜悯,因为她们不仅承受着病魔对身体和心灵的摧残,有时还必须承受生活变故带来的巨大压力。

 

罹患癌症已属非常不幸了,在不幸中更添不幸的是,罹患了癌症,又遭受了爱人的抛弃! 


在我的印象中,妇科肿瘤患者大多都比较年轻,四五十岁上下。往往都有几分姿色,而且离异者还较多。我不知道这是个别现象还是能基本反映全貌的普遍共识?这其中会不会存在因为我个人专业局限和从业经历限制导致接触人群的抽样误差?只是觉得这种现象让人看着就痛心,细思更揪心!


从常人的角度讲,好像这事并不难理解。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中华民族古来就有“食色性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说法。美女佳人,恨不得含在嘴里捧在手心。卿卿我我,海誓山盟,好不甜蜜!有朝一日,当昔日美貌的妻子容颜不再,又加病魔缠身,原本和谐的生活出现磕磕碰碰,慢慢的感情也出现裂隙,最后婚姻破裂,劳燕分飞,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仔细思量,又极觉不妥,于情于理甚至无法接受无法容忍。

 

华夏文明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美德就是主张男子汉大丈夫有情义有作为有担当!我们说“糟糠之妻不下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既已结为夫妻成为同命鸟,理应同甘共苦,患难与共;不能因妻子年老色衰而生嫌弃之心,喜新厌旧;更不能在爱人经受疾病摧残,经历磨难之时,逃避责任,落井下石,抛弃妻子,远走高飞。

 

但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无法接受的事情并不意味着不能发生。而且,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像命运故意考验一样,越是看不惯不愿看不愿发生害怕发生的事情,却是经常看到经常遇到经常发生。 


婧(化名)是一位很安静的病人,四十出头,愁眉深锁,神情里透着压抑和绝望。一天到晚不说话,除了偶尔说痛,要求打针外,几乎没有其他的话语。细看面容秀丽,体型纤瘦,身上多处绣着性感的纹身。不由让人想象,在生病之前,她的生活是多么的缤纷绚丽丰富多彩。

 

从病历当中了解到,她是两年前患的宫颈癌,历经放疗、化疗,目前盆腔又出现肿瘤复发。并且,由于放疗后组织的损伤和局部肿瘤的侵蚀,出现了直肠阴道瘘,从其他科室转过来做肠造瘘手术。

 

直肠阴道瘘,简单讲就是阴道中出现了大便和气体,是宫颈癌患者后期很常见的并发症,要么是放疗引起,要么是肿瘤侵蚀引起,要么是放疗和肿瘤都有参与。我们科室每年都要收治很多类似这种状况的病人,包括一些晚期卵巢癌患者。要么是肠瘘、阴道瘘、膀胱瘘各种瘘,要么是肠梗阻、尿路梗阻各种梗阻,治疗上也多半只能见招拆招。就像过于破旧的衣服,大多时候只能缝缝补补,没有更多的办法。只是患者多半都在四、五十岁左右,让人倍觉可惜。




患者来住院时,通常都会跟过来一大帮子家属,有些夸张的,儿女儿孙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的来了十几个,把病房塞的满满当当,喧闹的像菜市场,搞得同室的病友都很反感。

 

但是,婧的情况恰恰相反,大多数时候都是孤身一人,只有花钱请来的陪护守在床旁。从她简单的病例资料得知,她是独生女儿,目前是离异状态,有一个儿子,刚成年,处于待业状态。听说她儿子也非常不懂事,母亲患重病住院时,他还和女朋友在过道上嬉笑打闹。

 

因为她的情绪很低落,我们都担心她生出寻短见的想法。我曾试图去了解她的家庭状态,顺便尝试去安慰她,鼓励她重燃生活的希望。但每次只要一提及她的老公,她就把脸别过去,不吭声,一脸的厌恶。说起儿子时,能多聊几句,但看得出也是非常的失望。

 

所幸的是,婧的手术不复杂,术后的恢复也很顺利。在我们的疏导下,她儿子也经常来病房看她,母子关系有了些许改善。当问及春节要不要出院回家过年时,她是坚决的拒绝。即使在节后,经过一周多的恢复,她的状况更见好转时,她仍旧不愿出院。

 

其实,我理解她的感受,没有了爱的家只是徒具形式,孤身一人在哪个地方不是一样?

 

在医院里,每天还能看到那么多人,有医生护士围着她转,要热闹得多。回到家,孑然一身,躺卧病榻,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岂不更凄凉?但是,医院毕竟不是她的家,她终究还是要回归社会重新开始相对正常的生活。为了更好的恢复,也为下一步的的治疗创造条件,她最终接受了我们的建议,办理了出院。



婧的例子或许有点极端,但是,许多晚期妇科肿瘤患者的境地也不见得能好到哪儿去。一面是肿瘤侵蚀带来的躯体的疼痛,一面是身体经历各种改道带来的无可奈何和自我嫌弃,一面是家人长期服侍滋生的厌倦和态度的逐渐恶劣。

 

久病床前无孝子。在妇科肿瘤患者身上,我们看到了更多的人情冷淡和世态炎凉。

 

肿瘤患者难,妇科肿瘤患者更难!难的是家人的理解,宽容,责任,和担当!

 

人们常说,患难见真情,日久见人心,越是在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时候越能看出人的真性情。可是,等看到真性情时,伴随而来的更多的是失望。无可无奈何花落去,空留遗憾与悲凉。

 

对于妇科肿瘤患者,我们胃肠外科大夫能做的事情其实很少,就是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缝缝补补,当缝也缝不起补也没法补的时候,病人的生命也基本走到了尽头。有时,即使能勉强修修补补,也是强弩之末,无以为继。

 

希望是美好的,但我们能做的却是非常有限。实际上,多数妇科肿瘤患者来到了我们科,就像大多数晚期癌症患者转到了中医科,能重整旗鼓东山再起的机会是小之又小。即使,身体的病痛我们能勉力除之,精神的创伤,感情的裂隙我们又如何来修补?

 

祝福全天下的妇科肿瘤患者,祝福全天下的妇女同胞!爱惜自己,远离癌症。

 

健康时不爱惜自己,生病时也没人会爱惜你!


来源:温柔医刀

作者:春哥



    0条评论

    扫描体验

    手机版网站

    扫描关注

    健康榜公众号